怀念我的卷发

        现在的是我不折不扣的农村汉子,衣着打扮、气质形象我和任何一个农民没有两样。这些我从不介意,也不会试图改变,唯有一直耿耿于怀的就是我令人羡慕的卷发没有了。

        整个夏季,我会用剃光头的方式来试图忘记那个乌黑卷发的日子。我的卷发和我的青春一并消失了十多年,没有任何理由的消失了,一同消失的,还有爱情……

26岁的我

关于 老辉

一介布衣 ,桀骜亦曾坦腹床西 ;不唯达官 ,卑微耻于仰人鼻息 ;似红袖添香, 有林妹妹来比翼 。但求真我, 与妻长歌东篱 。 老辉,冰峪沟网络营销第一人,冰峪沟口碑营销的缔造者。
此条目发表在 那年那月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