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也疯狂(第六章)

第六章 大叔

两人刚走几步,后面有人喊:“喂,等一下。”
两人回头,刚才那两女孩追了上来。
“您能给我留个电话吗?”高个女孩说到。

严刚明白,很多人对救命这件事还是比较重视的,但自己真的算举手之劳了,并不想因此从别人那获得什么回报。
“我没有电话。”严刚也是实话实说。
“诶,你这人,救了我们两个人的命,难道就不想给我们个报恩的机会吗?不然人家好说我们忘恩负义,不懂知恩图报了。再说了,你看看俺姐,这身材,这脸蛋儿,还是未婚大龄剩女,没准会以身相许呢。”矮个女孩哗啦啦扔下一大堆话,惊得严刚一愣一愣的,心道,现在女孩这么生猛吗?

“死丫头,瞎说什么呢?!”高个女孩嗔到。
“嘿嘿,我就那么一说。那个什么,恩公,你有点太老。”矮个女孩还真是语不惊死誓不休。
严刚有点郁闷,自己真的很老吗?二十八岁而已嘛。
其实也不怨这女孩,严刚不止蓄着长发,胡子也很久没刮了,又是夜晚,所以无论是谁看见也会觉得这是个“大叔”。

想想女孩说的话也对,如果别人救了自己的命,自己也不会一走了之,虽然不急于一时的报恩,但总会记得这个恩情。
“我真没有电话,要不这样,你留他的电话,我们在一起。”严刚指指张三贵。
“你们在一起?啧啧啧,可惜了。”矮个女孩叨叨着。
严刚不明所以,问到:“咋了,啥可惜?”
严刚不知道矮个女孩的潜台词,可张三贵知道啊,于是不爱意了:“诶诶,我们可都是正常的爷们哈。”
“我又没说你们不正常啊?你这么着急的辩解什么啊?”矮个女孩戏谑的表情挑衅的看着张三贵。

张三贵可不想和女人斗嘴?自己没这本事。报了电话号码,赶紧闭嘴。
“我叫于婷,这是我死党,叫张云朵,这是我的电话”,说着递过来两张名片。
“有事电话联系,我也会和你联系的。”
“好的,那就告辞了。”

“哥、哥,这两女的长挺好看啊。”张三贵又开始嘚嘚了。
“你喜欢上了?”
“啥就喜欢了啊?哪有见一面就喜欢的。那个于婷虽然长得漂亮,气质也好,但有些高冷范,不是我的菜。”
“哦,那张云朵呢?”
“倒是挺可爱的,不过咋也不像云朵,像疾风、像骤雨,哈哈哈……”
两人说笑着,很快回到旅店。

第二天早上,两人起得都很晚。在装卸队的时候,睡觉是不定时的,啥时有活啥时干,哪有这么舒服,所以两人都挺享受这久别的睡到自然醒。
洗漱完毕,两人退了房。
仍然是好天气,街头上行人来来往往,这个城市的血脉正在流转。
“哥,今天干啥?”
“吃饭,之后去洗个澡。”

在装卸队一个来月,严刚就没有正八经洗过澡,没那条件。只能是有时候弄一大盆凉水简单冲冲。
张三贵更是如此,他刚来装卸队的时候还是冬天,更没处洗,天天接触粉尘,洗完也是干净一阵,于是平时都只是洗头洗脸。
“好,找个澡堂好好泡泡,估计搓下来的灰能种二亩地。”

浴池里温热的水泡着,很是舒服,但严刚不喜欢浴池里的味道,空气中那些人体分泌出的细小分子就那么清晰的被捕捉到。
还是水龙头流出的水相对干净些。严刚仔细擦洗干净,就回到了休息室。
休息室的气味也不好,但比浴池里好些。
忽然想吸烟,其实他平时很少吸烟,没有烟瘾。一包烟有时可以抽一周,有时一个月都抽不完,甚至烟盒碎了就丢掉了。

一支烟没抽完,张三贵从浴池里也出来了。
“哥,你还抽烟啊?给我也来一根。”
两个男人在这吞云吐雾,忽然电话响了,张三贵的。

“喂,你们在哪?”电话里清脆的女生。
“我是你大姑,快说你们在哪?”
“大姑?哪个大姑?”张三贵纳闷。
“你个小P孩,你大姑你都不知道,让你哥接电话,咯咯咯……”
张三贵想起来了,这不昨晚那云朵吗?比我大多少啊,我就小P孩了?

张三贵把电话递给严刚:“哥,是她们。”
“喂,什么事?”
“你们在哪?”
“浴池啊,哦,好吧,好像叫“福天洗浴。”
“穿好下来,我们马上到。”

两人穿好衣服,刚走出浴池,一台银色的丰田霸道驶了过来。车窗打开,云朵那张圆脸露了出来:“上车。”
“上哪?”严刚还真被云朵弄晕了。看来这小女生家境不错,这车看着挺好,但似乎不应该是女生喜欢的类型啊。这么娇小的一女孩,开这么大的车。
“上车再说啊,快上来,别墨迹。再住会儿好有人来开罚单了。”
严刚和张三贵对视一眼,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于婷也在,副驾驶位置上回头冲严刚笑笑:“你好。”
“你好,我们这是去哪?”
“先去吃饭吧,你们想吃什么?”
“随便啊,我们两都比较泼实,吃什么都行。”
“泼实?不然我们去弄两苞米面饼子,再弄点大葱蘸酱。”张云朵边开车边揶揄到。
严刚笑:“好啊,有两个美女陪着,吃什么都好。”
“呀,大叔会说话啊。我就说嘛,大叔眼力还是有的,咦,大叔比昨天晚上精神啊。”张云朵透过反光镜看着严刚。
“好好开车,别乱叫。”于婷可不想和张云朵这个疯丫头一起也叫大叔。
“大叔流行啊,大叔多好,成熟稳重,会疼人……”

仙客来酒店坐落市中心,虽然只是三星,但也是江城最好的酒店了。
四人没有包间,严刚的主意,随便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大厅宽敞,一边吃饭一边能看到外面的风景,包间里多少感觉有点压抑。
四人点了十多个菜,严刚和张三贵仍然是啤酒,于婷和张云朵也陪着喝啤酒。

昨天四人只是简短的寒暄几句,而且还是夜晚,严刚并没有注意两个女生的相貌。此时于婷和张云朵就坐在对面,严刚一看,还真的是两美女。

张云朵也就二十出头,稍微有点婴儿肥,留着短发,长着和张三贵一样的娃娃脸,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和昨晚那被吓得腿直打颤的模样判若两人。
于婷二十五六的样子,长发披肩,鹅蛋脸,面目清秀,浅浅的微笑,却给人不敢亵渎的感觉。张三贵昨晚说的对,这女孩气质太好了,一笑一颦,一举一动,都显示出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大家闺秀。
严刚暗暗称奇,这小城有如此人物倒也难得。

年轻人一起很容易找到话题,况且严刚对两女孩有救命之恩,两女孩自然就多了份亲近。
张云朵一直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倒是张三贵以往这个话痨不敢轻易插话了,他怕这个云朵直接再奔他来。
“大叔,我问你件事,你必须如实回答,不得撒谎。你知道一个大男人对女孩子撒谎是最不道德的一件事,而且还是两个如花似玉的美女,所以你必须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严刚暗笑,这什么理论,什么逻辑。
张三贵那面憋不住了:“我知道你想问啥,我也知道俺哥咋回答。”
似乎这事用膝盖也能猜得到,不就是好奇俺哥这么俊的身手吗?

张云朵瞪了张三贵一眼:“你知道?那你说吧。”
张三贵看看严刚,严刚点点头,示意他可以说。
“你们不就是想问俺哥,是不是学过功夫吗?”
“昂,之后呢?”
“你说呢?”张三贵当然记得严刚当初也是这么回复自己的。

“错,我问的才不是这件事呢。”张云朵暗自得意,哼,让你自作聪明,鸟在我手上是放还是掐死容得了你决定吗?
没猜对?张三贵郁闷了。
“大叔啊,你今年多大了?姓甚名谁啊?家住哪里啊?家里都有什么人啊?是否娶妻啊?咯咯咯……”张云朵问完这些,竟然止不住大笑起来。
“死丫头,你想干嘛啊?春心泛滥啊?想招女婿不成?”

严刚虽然二十八岁了,但一直居住在深山老林,只这两年师父带他经常四处游历,这老处男哪经历过这个,一瞬间脸竟微微红了。
张云朵更嘚瑟开了:“诶,大叔,你脸咋红了?难道是精神焕发?咋又黄了?难道是防冷图的蜡?……咯咯咯”
兀自笑的弯下腰。
“三爷,一座玲珑塔,青寨背靠沙,天涯沦落客,何必欺黄花。您老雅兴,我自罚酒一杯如何?”严刚也是怵了。

“一杯不成,一瓶如何?”
“好,一瓶酒一瓶。”
大家说说笑笑甚是热闹,酒店其他客人不时把目光瞄向这面。

大家正喝的开心,西边一个桌子的客人站起身晃晃悠悠走了过来。
这人打量着严刚和于婷和张云朵,又看看手机,笑到:“人要是走运,放个P都能崩死一只野兔。嘿嘿,这么容易让我捡了一万零花钱。”
严刚皱了皱眉头,这人站起来时就注意到了。此时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让严刚很是反感,但仍然是没有发火:“请你离开,别影响我们。”
“离开?离开了上哪捡一万块钱?!”
严刚有些光火,哪来这么个醉鬼,揍还揍不得,毕竟对方没有触碰到自己这帮人,也没出言不逊。
张云朵却憋不住了,直接骂到:“哪来的SB,滚犊子。”

“哎呀,敢骂人?哥几个,听见没,她骂我呢。”
西桌上那几个男的也站起走了过来。
五六个人,看着也没有出众的,没啥意思啊。

严刚看看于婷和张云朵:“你们想怎么处理这帮渣子?”
“当然是揍他们,但是别揍死啊。”这丫头真是看热闹不怕乱子大,倒是比较相信严刚。
于婷也微微点点头没有说话。
张三贵已经对严刚的身手有信心了,别说这几个人,再多几个也只能给咱哥当猴耍。

这面那酒鬼不爱意了:“咋地,挺牛B啊,赶紧给哥道歉,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
张云朵骂到:“欠你妈!”
“大叔,给你半分钟,能解决不?半分钟解决有礼物哦。”
“半分钟?你太抬举他们了?十秒钟,等会你计时。”严刚更嚣张。

严刚站了起来,五六个人成半圆形。嗯,还好围着桌子一圈,比较容易解决。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赶紧滚,不然你就只能爬了。”
“艹,我弄死你!”酒鬼转身从桌子上操起一个酒瓶就砸了过来。

严刚就等着对方动手呢,对方不动手他还不好动手呢。
“开始计时。”
严刚喊道,身体嗖的一下不退反进,一拳打在酒鬼脖子上,酒鬼咣当一声栽倒。
其他几人仗三分酒劲和人多也冲了过来。
严刚如穿花蝴蝶一样,几个照面过来,五六个人全躺下了。
都是脖子处被一拳击倒,有的还被严刚拽了一把,别把桌子砸倒了。

“几秒?”严刚喊到。
“啊?” 张云朵都楞个,她哪见过这阵势,赶紧低头,时间显示八秒。
大厅吃饭的客人看的都目瞪口呆,随后又兴奋异常,这不用买票就看到一场最精彩的搏击啊。

 

关于 老辉

一介布衣 ,桀骜亦曾坦腹床西 ;不唯达官 ,卑微耻于仰人鼻息 ;似红袖添香, 有林妹妹来比翼 。但求真我, 与妻长歌东篱 。 老辉,冰峪沟网络营销第一人,冰峪沟口碑营销的缔造者。
此条目发表在 长篇原创小说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