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也疯狂(第七章)

2017-11-22 老辉 庄河老男孩
第七章 张大小姐

酒店毕竟是公众场合,况且这三星级酒店怎么可能没有保安。
很快哗啦啦跑过来七八个身穿制服的保安,但是战斗早结束了啊。
带头的保安三十来岁,身材精干,剃着板寸,看样是个头目。
保安头目看着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五六个人,一脸的诧异。
“怎么回事,为什么打架?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

“哼,为什么?你问他们啊?”张云朵抢先回到,这丫头此时赶上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
“都跟我走,简直说算了!”保安头目倒是很有气势。
“跟你走?凭什么?不是派出所来处理吗?”说这话的是于婷,她担心保安袒护这帮混混,但是到了派出所就不怕这帮小混混倒打一耙了。
“没事,跟他走又能怎样?先过去看看呗。”严刚可不愿意到派出所,打架的事不怕,但是没有身份证啊,真是个麻烦事。

地上的小混混哼哼唧唧的爬了起来,其实严刚根本没下死手,和这帮小混混就是找乐子玩了。
严刚这面四个人,小混混六个,再加上七八个保安,乌央乌央的一群人绕过大堂,走后门来到后院。
后院比较宽敞,紧挨着厨房,有个小角门通往外面,除了上菜进货打开,平时就锁着。

张云朵不乐意了:“诶,把我们领这里干什么?!怎么着你这酒店穷的连个办公室都没有了吗?”
“想到办公室?你们在我们酒店闹事,打架斗殴,还把自己当贵宾了不成?”
严刚也有点不高兴了,他倒是不介意私了,但也不是这个态度啊。一个小保安而已,这整后院里居高临下的态势,你算老几啊?!

严刚走到保安头目跟前:“你想怎么办?”
“这样,我也不想难为你们。毕竟打碎了一些东西,也给酒店造成了恶劣的影响。你们每人拿五千元钱,就算包赔损失了,这事就算了。”
五千,两帮人一万。严刚想,不过打碎了几个酒瓶,连个碗盘都没碎,这就一万了?还真敢要。别说自己没打碎啥物品,即便就是打碎了,也不准备拿一毛钱。

没等严刚说话,那个刚才还挺嚣张的小混混说话了:“三哥,别,别介啊,五千是不是有点多啊,两千行不行?”
这个叫“三哥”的保安头目瞅瞅那小混混,一脸厌恶:“你看你个倒霉样,跑俺家来惹事,五千都是少的了,你给我闭嘴。”
小混混低头蔫吧了。
严刚想,看来这保安有点力度啊,不过看样他们认识啊。

严刚可不会因为保安的气势有所妥协,他觉得更好玩了,因为他已确定,这个保安比之前那些混混的好勇斗狠不同,这个保安身上有些功夫,似乎有着军人的气质。
严刚决定试试他。
“五千是吗?不多,我可以给你……”严刚这面话还没说完,张云朵不干了:“给个P,一毛钱也不给,我看你能把我们怎么着?!”
“妹子,稍安勿躁。”
严刚看着保安头目:“我说可以给,但是有个条件,你满足我这个条件,别说五千,一万我也给你。”

“你和我提条件?”保安头目感觉好笑。
严刚说:“你先别着急,兴许你愿意接受呢。”
“行,给你个机会说。”保安头目倒是打定主意,你说啥我都不会接受,我有必要接受你的条件吗!
严刚慢条斯理的说到:“我看你也像个练家子,这样,你若是打赢我,我就拿这五千,若是打不赢,嘿嘿,你就免开尊口!”

保安头目暗自寻思,动手,十有八九未必是人家对手,刚才那局面就能看出来。自己也能撂倒这六个混混,但也得是两分钟开外,和人家这明显有着巨大的差距啊。要是不接招,特么自己这脸有点搁不住,在江城这块几乎没遇到对手啊。
那面张云朵先嚷嚷开了:“好啊,好啊!”
保安郁闷了,好你个头啊!
没想到严刚后一句话彻底让保安暴走了:“我不用动手,只用脚如何?”
“好!你可是你说的啊!”
保安心道,让你托大,这就怨不得我了。自己原本学过跆拳道以及空手道,后来又练了两年散打,在部队还当了三四年的特种兵,平时最依仗的就是腿功,你竟然和我说不用手?

一群人让出空间场地,保安摆好架势,他倒是没敢轻易进攻。
严刚随意那么一站,示意保安可以了。
严刚没有主动攻击,保安也不敢轻举妄动,做好防护围着严刚转圈准备找破绽。
两人就这么僵着,严刚是不想主动攻击,保安是不敢轻易攻击,眼瞅着保安围着严刚转圈都一分多种了,大伙都觉得没劲。
“干嘛呢?!跳舞呢?倒是上啊!”又是张云朵喊道。
这些人哪里懂得武功的奥妙,严刚其实对这保安的身手到有几分好感,这人在现实社会中算是个高手。

保安终于沉不住气了,跳过来就是个侧踹。
严刚轻轻闪过,心想还不错,简单直接,力度也有。
保安没指着一脚能踹到严刚,所以右脚刚撤回,左脚迅速跟上一个低扫。
严刚向后一跃,也是轻松躲过。
紧接着保安一连串的连踢,都是进攻的下盘。
保安心里也想,对方说不用手,我如果也不用手赢了他,那就是真正的赢了。没有用高鞭腿等幅度大力道足的腿法,是对对方有所顾忌。
严刚一直躲避,没有还手,他想看看这个保安究竟能玩出多少花样。

保安有些着急,连续踢了半分多钟了,连对方衣角也没蹭到,自己体力却消耗很大,这样下去累也累趴了。想到这越发着急,却顾不得谨慎了。高鞭腿,二连踢等连续施展。
那群保安哪懂武功,看着自己的对长腿上玩的漂亮,齐声喝彩。
严刚心里暗暗好笑,幅度大力度确实也大,但岂不是更消耗体力,好看倒是好看了,空挡也更多了。
感觉差不多了,保安又是一个高鞭腿砸过来。严刚这回不退反进,长身欺进,嗖的一把就给保安的腿给叼住了,轻轻往上一抬,保安身子后倾,严刚再次跟进,用右脚踏住保安脚面。
这下好看了,保安右腿被严刚叼着,左脚被严刚踩住,成一字马状态动弹不得。

张云朵那面鼓掌:“好功夫,好个一字马。”
严刚放下保安,朝张云朵瞪了一眼,张云朵却做朝严刚了个鬼脸。
保安脸上有点红,冲严刚抱抱拳:“佩服!”
严刚淡淡一笑:“那五千元?”
保安刚要回答,手机响了,保安接了电话:“二哥,嗯,好,好。”
挂了电话走到严刚面前:“兄弟,俺二哥请你到上面坐坐。”
严刚特意问:“是我自己还是我们?”
保安回到:“当然是大家一起。”
保安又瞪了一眼那个酒鬼混混:“你也上来,其他人散了吧。”

一行人跟着保安坐电梯一直坐到九楼,顺着铺着地毯的走廊来到一个挺宽敞的房间,门口一个年近四旬的男子正微笑着站在迎接。
“张大小姐,你可是稀客啊,欢迎欢迎!”
严刚暗自纳闷,张大小姐?合着张云朵才是主角啊。
张云朵看着男子:“我并不认识你啊。”
中年男子笑到:“你是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啊,县长的千金谁不认识。”
严刚瞅瞅于婷,这鬼丫头怪不得这么嚣张,合着你也不是寻常百姓家吧?
于婷却没说话,只是笑笑,严刚却觉得意味深长。

一行人落座,中年男子冲严刚说到:“小兄弟好俊的身手!”
转过身又冲那保安说到:“三弟,怎么样?你不行吧,服不服?”
那保安倒也直率:“我确实不行。”
“你这兄弟身手还是不错的。”严刚问:“怎么,你知道我?”
中年男子答到:“我原本是不知道的,十几分钟前才知道,这事是这么回事。”

原来中年男子叫唐天虎,兄弟三个。有个哥哥叫唐天龙,是市里城建局的局长,老三就是这个保安唐天豹。仗着哥哥的帮衬,唐天虎从小包工头做起,一直做到江城建筑业的老大,前些年又玩起了酒店餐饮,外界传言,唐天虎是江城县的首富。
唐天龙仕途算比较顺利,但自从当官后,觉得自己这天龙的名字有些过于张扬,于是改名叫唐天开,现在几乎没人记得唐天龙了。
唐天豹从小顽劣,喜好武术,性格有些暴躁,唐天龙由着自己小兄弟的性子,先是让他学武,后来又送去当了两年特种兵,复员后唐天龙动用关系又安排他当了警察。可是这警察没当上半年就因为唐天豹的一时冲动杀死嫌犯,于是警察被撸还被判了三年。唐天龙动用关系一年后就放出来了,之后就一直在唐天虎这帮衬着,表面的身份就是个保安队长。

之前严刚他们和小混混在楼下大堂打架的时候,早有人打了报警电话。派出所那面得到消息,并没有立即派人过来,而是把电话直接打给了唐天虎。
唐天虎得到消息,立即让人调出监控。大堂的事情他尚不清楚,但后院的事他在监控当中早看得真切。
唐天虎可不是唐天龙那般头脑简单,他的生意能做到今天,绝对是个聪明圆滑的人。别说县长,县里哪个有实权的家里什么情况他不清楚?张云朵不认识他,他可知道张云朵,门口那台拉风的丰田霸道还在那停着呢。
于是赶紧打电话通知唐天豹把一行人请上来。

至于说那个小混混找严刚等人的毛病,什么一万的零花钱,这个唐天虎就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所以唐天虎让唐天豹把那小混混也带上来。
唐天虎知道的是有人到处找严刚,提供准确地址并确认无误给一万元钱,能直接把人带过去的给十万。至于说什么人做的这事,为了什么?唐天虎就不知道了。
严刚心想,自己啥时变得这么值钱了。
“老三,去把那小子带过来。”唐天虎对唐天豹说到。

关于 老辉

一介布衣 ,桀骜亦曾坦腹床西 ;不唯达官 ,卑微耻于仰人鼻息 ;似红袖添香, 有林妹妹来比翼 。但求真我, 与妻长歌东篱 。 老辉,冰峪沟网络营销第一人,冰峪沟口碑营销的缔造者。
此条目发表在 长篇原创小说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