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也疯狂(第八章)

第八章 李家公子

上来时唐天豹让那混混在别的房间墙角蹲着,唐天豹可没准备让他坐着。
可是唐天豹打开门一看,连个鬼影子也没有,这小子竟然跑了。赶紧拿对讲机和楼下的保安通话,告诉早走了。
唐天豹无奈,只好返回。

“人呢?老三。”唐天虎问。
“玛德,偷跑了。”
“哎,咋这么不小心。”

人既然跑了,就少了直接线索。
严刚突然想到一件事:“豹兄,你不是认识那混混吗?”
“对啊,我认识他啊,这脑袋。”唐天豹直拍脑门,停顿了下,唐天豹又说:“可是这小子就是个小角色啊,他能知道个啥?”
“老三,先把你知道的说说。”
唐天虎搞商业经营,虽避免不了和道上人物产生交集,但这方面大多由唐天豹出头,所以江城道上的事唐天豹更熟悉些。

“这小子是‘疯子’的手下,而‘疯子’不过是管虎手下的一条癞皮狗而已。”唐天豹于是把江城道上的一些事详细的讲了一遍。
江城道上最有名的人物叫管虎,手下将近二百来个小弟,有七人是他的得力手下,包括闫峰。这七人各有各的分工,设赌的,看场子收保护费的,搞餐饮洗浴的等等。本来他和唐天虎也相安无事,各玩各的,偶有纷争,但都不至于大动干戈。
直到近一两年,管虎攀上省城的一个官二代之后显得嚣张了一些。名字中都有个虎字,所谓一山不容二虎。时有纷争,但更多是背地进行,明面上很多混混都忌惮唐天豹的拳脚。

“二哥,难道说管虎想找严兄弟?”唐天豹问到。
“应该不是他,但是也是他。”唐天虎回应到。
“二哥,你这话啥意思?迷糊,啥叫是他又不是他啊?”
唐天虎看看严刚:“兄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一会儿管虎的电话就好打过来了。”
严刚点头:“嗯,如此说来,管虎必定会把电话打到你这儿。”
唐天豹仍自纳闷:“为什么?咱和管虎也没多少交集,他算个毛啊,想要人?凭什么要给他这个面子?”
严刚说到:“豹兄,稍安勿躁。管虎既然是冲我来的,这事就由我自己来处理。谅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唐天虎急忙说到:“兄弟这是说什么话?你在我的地盘,我就有责任保护你。区区个管虎,我们未必就怕了他。”
转过头看看唐天豹:“管虎不过是个露在台面上的人,背后的人应该是省城那个官二代。”
正说着,电话响了,唐天虎的。

唐天虎拿起手机,冲大伙笑到:“管虎,还真及时。”
唐天虎把手机放到桌子上,接通电话,打开了免提。
“哈哈哈,唐老板,恭喜发财哦。”
“管老大,客气了。哪有什么财可发啊,倒是你,地盘一天天扩大,兄弟我是自愧不如啊。”
“唐老板,这就叫做天下之大有能者居之。江城就这么大,兄弟我手下吃饭的人多,不能老捡着你的残羹剩饭吃吧。”
“管老大,西郊那块地可不是残羹剩饭哦,你要是嫌弃,不如让给我啊。”
“行啊,咱两谁和谁,你想要就让给你,五千万。”
“五千万?你五百万拿的,出手就赚我四千多万,管老大拿我寻开心吧?”
“嘿嘿嘿,唐老板既然不要,那就算了,别说兄弟没照顾你。”
“行了,管老大,你给我打电话不是和我扯闲皮吧?有什么指教请说,我洗耳恭听。”
严刚心想,就是,听你们两个在电话里冷嘲热讽的,没劲,不如有P直接放。

“嘿嘿,唐老板。直说吧,管你要一个人,唐老板不会不给吧,李家公子可是叮嘱的紧。”
唐天虎冲严刚示意,果然是那个官二代的意思。
“管老大,我这里似乎没你的人吧,如果有你的人,你领回去就是,也不用管我要啊。”
“唐老板,奉劝你还是不要装糊涂的好,你敢说严刚没在你那?”
“严刚?谁是严刚?不认识。”
“唐老板,你这样就不好了,刚才自己酒店里有人打架你不会不知道吧,据说天豹兄弟也没赢了他?哈哈哈,怎么可能呢,我都不信,天豹兄弟那身手可是俊的很啊。”
唐天豹在旁边听着耐不住了:“管虎,少特么给我放屁,我是打不过人家,但是揍你肯定是没问题,要不要约个地方?!”
“啧啧啧,年轻人就是浮躁啊,天豹兄弟,我知道你功夫好,但是你能打几个?十个?二十?我这里弟兄不多,也就二三百个,真怕不够天豹兄弟打啊,哈哈哈。”
唐天虎示意唐天豹打住,还不是斗气的时候。
“管老大,你说的这人我知道,现在就在我这儿,但是他现在是我的客人,那么我就有责任保护他。”
“保护他?你护得了几时?反正李公子那面叮嘱了急着要人。”

严刚一直忍着没说话,其实早就憋着一肚子火呢。
冲上一步,冲着电话说到:“你特么谁啊?老子随便哪个阿猫阿狗的想见就见啊?!李公子?李公公也不好使。”
“严刚?口气挺冲啊,怎么,是不是不敢了?听说你很能打吗。李公子想见你是你的运气,别不知好歹。”
“不敢?等会老子出去见见你这个病猫,你要是有种,别躲着我,老子要薅下来几根猫须玩玩。”
没等管虎说话,严刚伸手把手机关掉了。

“兄弟,别冲动。”唐天虎说到。
严刚哈哈笑到:“虎兄放心吧,我没冲动。这事不能逃避,也没有逃避的必要。我要是躲在你这里,岂不是被人笑话?笑话我是小事,连带着你也一并小瞧了。”
事倒是这么个事儿,唐天虎不怵管虎,但对省城那李公子还是忌惮的。之所以尽量维护严刚,一个是觉得严刚不是寻常人物,多结交一个朋友总是好的。另一个原因是县长千金还在一起,怎么着也不能放弃攀援的机会啊。旁边那高挑女生虽然不知道是谁,话也没说几句,但是看那气质也绝非普通人,再说了,县长千金的闺蜜轻易也不会是寻常人家吧。

“要不这样,你们等下准备去哪?我让天豹带几个弟兄护送下。”
“这倒不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等会出去酒店大门就会有人等着我们。”
“好吧,不过兄弟,你有把握吗?”
严刚和唐天豹动手的时候,唐天虎从监控上一点没拉的全看了。自己对这个兄弟的身手还是了解的,不说无敌,江城是没有对手,但是在严刚面前犹如孩童是的,这严刚的功夫究竟能厉害到什么程度,自己不懂功夫,心里略微没底。
“哈哈哈,放心吧。”
“对啊,对啊,一个打一百,哈哈哈哈,等会又有热闹瞧了。”说这话的当然是张云朵,县长的千金不但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作风还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

众人告辞,刚走到门口。唐天虎突然想起一件事,赶忙喊到:“先等等,差点忘了。”
唐天虎递过来几张卡片,说到:“不好意思,你们今天在我的店里吃饭,发生这些事我是有责任的。饭也没吃好,改天有机会我请客赔礼。这是本店的VIP卡,送给你们,以后有机会一定过来坐。”
张云朵问到:“这个VIP有什么用?”
唐天虎笑笑:“吃饭优惠,可以签单。”
“切。” 张云朵还是把卡片揣了起来。

唐天豹在前面领路,众人下楼。
此时已过了饭点,大堂没几个客人。众人推开门,对面一台大吉普的车门打开,下来一个人,四五十岁,身材粗胖,眉角处有一刀疤,不是管虎是谁?
“这位就是严刚兄弟吧?诶呦,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严刚瞪了一眼,少年尼玛,人家都管我叫大叔,哪只眼睛看到的是少年。
唐天豹更是眼珠子瞪溜圆:“怎么?想在这里找事?”
“天豹兄弟,这是啥话?我是特意来接严刚兄弟的。”

唐天豹没搭理管虎,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严刚:“兄弟,有事打电话,功夫没你好,跑个腿还是可以的。”
严刚接过名片揣进兜里。

严刚并不准备带张三贵、于婷她们一起过去,一旦动起手脚,他们只会碍事,尤其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张云朵。于是走到一边和他们商议,自己过去。
张三贵倒是明白,自己这样去还真是只能添乱。于婷也是聪明人,她看出严刚是真的不怵,也相信他能解决。但是张云朵不爱意了,她还指着看热闹呢:“别啊,大叔,你带上我们一起呗。要不我给俺爸打电话,让他收拾管虎。”

有些事不能通过官方干涉解决,严刚不是道上人,但这事摆明了就得自己出面才能彻底解决。于是好说歹说才把张云朵安抚住。
严刚转身刚要上车,张三贵走过来把电话递给严刚:“哥,你把这个拿着。”
严刚接了电话,转身上车,大吉普很快消失在街头。

 

关于 老辉

一介布衣 ,桀骜亦曾坦腹床西 ;不唯达官 ,卑微耻于仰人鼻息 ;似红袖添香, 有林妹妹来比翼 。但求真我, 与妻长歌东篱 。 老辉,冰峪沟网络营销第一人,冰峪沟口碑营销的缔造者。
此条目发表在 长篇原创小说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