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也疯狂(第九章)

2017-11-24 老辉 庄河老男孩
第九章 跆拳道馆

严刚是抱定心思要惩戒管虎一次的。闫峰找张三贵的麻烦,甚至连带着自己,可能并不是管虎的意思,但必须要把这账算到管虎头上,没有管虎罩着,闫峰也未必有这个胆量。其后在火锅店吃饭,那群混混没准也是管虎的手下。再到今天和那几个小混混的冲突,自己在江城发生所有的事目前来说最主要的对手就是这个管虎。

严刚对道上的人本来就心存一定仇视,法制社会了,这帮寄生虫一样的地痞存在还有什么意义?但是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有好人就有坏人,没有人能把坏人铲尽杀绝,甚至很多都还没到十恶不赦的地步,更无法下死手。法律不能,严刚不能,任何人都不能这么做。

但适当惩戒一下这种人还是有必要的,如果有改邪归正的,那更是严刚希望看到的。但严刚也知道,你不能像唐僧一样苦口婆心的去劝说,只能让他们屈服产生敬畏,这才是最直接最有效的。

严刚颇有玩味的看着管虎,除了那道明显的刀疤,似乎并没有其他突出的印象,只能说是个大众脸。胡子刮得很干净,头发也不长。
严刚心想,看来薅胡子是办不到了,薅一把头发下来还是可以的。
管虎被严刚这么盯着看,虽然自己是大风大浪闯过来的,车上除了司机还有两兄弟跟随,但此时竟然有点发毛,这个严刚太沉稳了,眼神中竟然有狮虎的威压。

大吉普很快来到城边,在一座三层建筑门口停了下来。
严刚下车,撇见大门口写着“江城跆拳道馆”的字样,严刚心想,看来江城也不乏练家子,只是不知道功力怎样,估计也好不到哪去。
严刚对跆拳道知之甚少,师父曾和他简单提及,跆拳道起源高丽半岛,注重腿上功夫,但却没有内功的修炼。在严刚看来,没有修炼内功的功夫都只能属于强身健体的范畴。

一行人直接进了大门,严刚撇见,张云朵那台丰田霸道也远远的停在道边。
院子里挺宽敞,但是没人。推开一楼的大门,好家伙,几十号穿着练功服的学员两边背手站着,感情人都在大厅了。严刚是没看过电影《陈真》,如果看过的话他一定会想起陈真到虹口道场踢馆那个镜头。

严刚忽然感受到一股淫邪的气息传来,很浓郁。
每个人都有特有的属性,会在身边形成一个看不到摸不到的场。这种场平时很淡,但也有个别人会很浓。但即便如此,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感知到,只有功夫修炼到圆满境界后才可以感知得到,严刚恰好在一年前进入圆满境。

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严刚一行人。严刚也看着这名男子,因为那股淫邪气息就是从这个男子身上传来的。
男子旁边站着两名彪形大汉,是真的彪形大汉,每人的身高都在一米八五开外,有一个甚至超过一米九,两人浑身的肌肉结实得像健美运动员。
再往旁边,一个穿着练功服的中年男子,貌似这个跆拳道馆的馆长。

“李公子,人带来了。”管虎小心的说着。
李公子摆摆手,并没有搭理管虎,站起来走向严刚。
“不咋地嘛,看着不像厉害嘛,啧啧啧,身材倒是不错。”李公子围着严刚边走边说,倒像是欣赏一个物件,全然没有把严刚当回事。

严刚直皱眉,这孙子不但不说人话,这声音也听着难受,乍听上去竟感觉不出是男声还是女声。
“有话就说,有P就放。”严刚可没打算和他们废话。
“哎呀,胆子不小啊,不过我就喜欢man一点的爷们。”
严刚身上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这是个什么玩应?

李公子回到座位上,冲身后摆摆手:“验货。”
馆长率先走了过来,冲严刚抱抱拳:“领教。”
严刚有点烦躁,什么人都和我领教?!
“你确定?”严刚问到。
那馆长一愣,咋地,这是瞧不起呗?
严刚没搭理馆长,和李公子说到:“你还是派你最厉害的人来吧,或者一起来,这样比较节省时间。”

馆长面子下不来了,自己虽然不是什么高手,但在江城也是数得上的,却被人家给直接忽视了,这以后还怎么继续开馆教徒?
想到这,馆长更不犹豫,跳起就是一个飞踹。
严刚也有点生气,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
严刚不躲不架,瞅着馆长的腿下来了,啪的一把叼住,手上稍微一用力就把馆长整个人给抡起来了,之后用个巧劲把馆长直接甩了出去。
馆长身不由己,顺着光洁的大理石地面就出溜出去了,一下子滑出去六七米。馆长嗖的一下迅速爬起来,倒是没受一点伤,严刚真心不想伤他。

“上,一起上,都给我上。”馆长也不管面子不面子了,不揍他一顿怎么找回面子。
呼啦啦那些学员围了上来,也有犹豫的,虽然围上来了,但是离严刚远远的,都清楚自己的能力,谁也不想第一个触这个霉头。
终于有一个学员冲了上来,可能是想表现一下吧。
严刚不想和这帮人打,这些人和之前的那些混混还不同。这些学员只是拿钱来学点功夫,并没有像那些混混欺负良善。但是这样纠缠着也着实烦恼,说不得稍微教训一下,然他们知难而退。

想到这,严刚打定主意,必须速战速决。其一是威慑,其二表示不屑。
那学员的水平还远远不如馆长,甚至比那些混混也不见得强哪去,对付这样的人和对付三岁小孩没什么区别。
严刚迎着那学员快速伸出右手,直接手就搂着那学员脑袋了,手底下稍微一用力,直接给掼地下了。

其他学员吓坏了,这不叫打架,这就是单方面的挨虐。于是,尽管是出于对馆长的敬畏,但没有一个人愿意冲上去了。艹,我们只是拿学费的学员,又特么不是你小弟。即便是你小弟,这架也不能打。

严刚走到李公子面前:“你这人看样不咋地啊,自己手下没人,跑这来装什么大瓣蒜?”
李公子仍然没动怒:“呦呦呦,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即便你能打,还不过是一个打工的。大熊、豹子,一起上,给我好好教训下他。”

李公子身旁两个彪形大汉跳了过来,一左一右,更不答话,直接就上手。
严刚心想,照目前形势看,这可能就是这个李公子最后的底牌了,应该不会再有人纠缠下去。这两人看着身材强悍,叫大熊这个身高一米九多,浑身的肌肉,应该属于力量型。叫豹子的身高略矮,肌肉更流畅,应该动作比较迅速。

严刚有意看看他们的实力,所以就多了一份玩的趣味。只是一味躲闪,并不还击。大熊和豹子两人看是配合默契,出拳迅速有力,但在严刚眼里看,还是太慢,破绽简直不要太多。
很快,半分钟过去了。严刚心想,这功夫也不见得比唐天豹强,但是这两人天生体质的优势,倒是比唐天豹略强一些。
严刚决定结束战斗,不必要纠缠下去了。迅速出脚,大熊和豹子大腿根上每人遭受一次重击,偌大的身躯直接横着就摔了出去。

同样是侧踹,严刚也喜欢用这招,简单直接有效。但是不同的是,没有人有严刚的速度和力量。
当初在山上习武时,师父教自己打拳、练气,到后来再把所有的拳法都忽略掉,怎样直接有效便怎么用。因为每一招式都只是外力的表现形式,而真正的力来自体内,来自真气,二十多年的修炼、蓄养,真气所形成的力早已强悍到匪夷所思。
所以,严刚和大熊、豹子的较量看是吃亏在体型弱小,但却占了绝对的力量。

“精彩、精彩!”李公子一边鼓掌一边喝彩,丝毫没有因为自己这方落败而恼怒。
“你这人没搞头嘛,费这么大心思把我找来,不会是只为了欣赏一场切磋吧?!”严刚想尽快知道这个李公子找自己的目的。
“好说,好说。小兄弟这么俊的身手,不能浪费了不是,我正是为了给你提供一个难得的机会啊。”
李公子接着说:“咱们换个地方说话。”

“机会?行啊。”严刚到想知道这个李公子究竟葫芦里卖的啥药,反正自己也是不惧,不过有一件事必须先完成了。
“也别说给我机会,我想你还是为自己吧?这事可以等下说,不过,在说这件事之前,我需要完成另外一件事。”
“哦?你说说看,看我能帮助你不?”
严刚瞅瞅管虎:“我要他头上一把头发。”
“啊?好说好说,哈哈哈哈。”李公子一阵大笑,也没问为什么?还用问吗,这个严刚想报复一下呗。

管虎一阵尿紧,艹,这特么算啥啊?“李公子,李公子,别啊,我可是为您找的人。”
“别特么废话,你自己动手还是我帮你动手?!”
“李公子,您不能这样啊,李公子……”
那面李公子却不耐烦了,管虎算个毛,一个不入流的痞子头而已,自己一句话就能废了他。“大熊,你帮帮他。”
那个叫大熊的答应着:“好嘞。”跳过去就薅住了管虎的头发,手上用劲,给个管虎疼的“嗷”的叫出声。
大熊拿着一缕还带着血丝的头发,送到严刚面前:“诺,给你。”
严刚好笑,我是要管虎头发,但我又没指着这头发当药引子。
严刚摆摆手,大熊手张开,那一缕头发就飘飘洒洒的落在地上。

一行人进了内屋,管虎捂着头也跟了进来。
“说吧,什么机会?”严刚并不认为这个所谓的机会是真对自己有利的。
“给你个赚钱的机会。小兄弟这么俊的身手,竟然跑到装卸队里干装卸工,我都替你不值啊!不如跟我混,保你吃香喝辣,有玩不尽的妞。”
“跟你混?没兴趣,我自由散漫惯了,更喜欢自力更生。”
“小兄弟,人应该懂得享受,否则活的就没意思了不是。再说,这社会谁不喜欢钱啊,而我恰恰就是钱多,哈哈哈。”
“如果你找我只是和我说这些,那就纯粹是浪费时间!”严刚觉得没必要再耽搁下去了 ,说完这话,转身就走。

李公子急忙喊:“且慢!”
“你可以不跟我,但是眼前有个赚钱的机会,你不想轻易放弃吧?”
严刚不是对钱特别看重,以前在山里,常年手里没一分钱,没处花,也不需要花钱。但是进入世俗社会,没钱很多时候确实不方便。先前还打算和张三贵去他家,合计着赚点现钱再去,听听这李公子说说是啥机会也好。

严刚转过身:“愿闻其详。”
李公子高兴到:“这就对了嘛,是这样的。”

关于 老辉

一介布衣 ,桀骜亦曾坦腹床西 ;不唯达官 ,卑微耻于仰人鼻息 ;似红袖添香, 有林妹妹来比翼 。但求真我, 与妻长歌东篱 。 老辉,冰峪沟网络营销第一人,冰峪沟口碑营销的缔造者。
此条目发表在 长篇原创小说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