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也疯狂(第十章)

第十章 小鲜肉

李公子名叫李亭人,是省城副省长李政兵的儿子。李政兵虽然是省委的三把手,但一把手省委书记于海洋面临退休,二把手省长赵又廷是最近空降的。于是省城里,论资历、论人脉,这个李政兵俨然是无人比拟。作为李政兵的独子,李亭人从小就被娇惯宠溺,乃至于养成跋扈的性情。

李亭人早已三十出头,却一直没有结婚,后来却被狗仔队发现他和一男人在一酒店裸呈相见,这才有人开始确认李亭人原来竟然是个男同。但是狗仔队的消息没来得及发布,突然遭遇车祸意外身亡。这之后,再没人敢公开说李亭人是男同,都怕惹祸上身。李亭人是男同的事只在省城小范围内被知道且只是暗地传播。

李亭人两个贴身保镖,大熊真名叫熊坤,豹子叫申克难,表面上是李亭人的保镖,暗地里确和李亭人共赴巫山云雨。

此时李亭人从兜里掏出支票,随手填了个数字,递给严刚:“小兄弟,这些钱你打工怕是十年也未必能赚得到,而且,这还不是全部哦。”
严刚接过来,上面显示是五十万。
严刚仍不动声色,五十万不算少,但这个李亭人不会白白送自己好处的,看看做什么?天下不可能掉下来馅饼。
“说吧,这是什么意思?”严刚问到。
“很简单,你只要帮我进行三场比武,只要三场胜了,我就再给你五十万。”李亭人接着说到:“赢三场,应该对你是件很容易的事哦。”

赢三场比武,似乎真的很简单。但严刚也知道,这绝对不是公开的比武,国内电视台灯媒体也经常组织比武,只是为了赚人气,合法商业比赛,基本上不会出现意外。外围也许有人参与赌博,但绝不会是李亭人这些人,因为那种赌博可以人为干涉,赢了不一定说明你功夫高,输了也不一定是功夫低,所以没必要大费周章找到自己。那些人,随便找一个散打选手都能包装成拳王。

严刚踌躇片刻,问到:“规则,时间、地点。”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我就说小兄弟是个聪明人嘛。”李亭人高兴到。
“不不不,我并没有说一定参与,我只是多了解些,看看有无必要。”
“哎呀呀,小兄弟,你想的可真多,不就是三场比赛吗?时间就在一周后,地点到时我会提前通知你。至于规则,规则就是没有规则。”

严刚确定,这几乎就是黑拳,只有黑拳才没有规则,不分重量级别,不分回合,不限制时间,打倒打服为止,甚至与打死。
“你是说让我打黑拳?”严刚问。
“什么黑的白的,赢了就是好的。要么被人打倒,要么打倒别人,这对你来说有区别吗?”

没区别,但是严刚不忍心。这不同于体育竞技,戴着拳套,兼有规则限制,赢了、输了基本都没有伤害,基本上就是“点到为止”了。打黑拳哪有什么点到为止,就是要撂倒你,甚至不择手段。伤害是必然的,甚至与丢了性命。严刚不怕输,更不存在丢命,是他不忍心让对手受伤甚至丢命。打黑拳的大多是为了生存和尊严的拳手,又不是十恶不赦的罪犯,犯得着下死手吗?
真没必要去打黑拳,但是一百万的诱惑却也是真实的,严刚需要钱,至少可以用来帮助张三贵。

想了想,严刚有了主意:“你是说打倒、打服就行?”
“当然。”李亭一回答很干脆。
“好,三场比赛,我干,二百万,先付一百万。”严刚就地起价,因为他知道,自己若是赢了,这孙子赚的肯定比自己多,若是输了,连命都未必保住,合着里外都是自己的事,干嘛不多要点。

“好,就二百万。”李亭一果然没犹豫,三场若是赢了,自己最少可赚上千万,区区二百万算个毛。
很痛快的重新开了张支票递过去,顺便又递过去一张名片:“你还有一个星期时间,五天后你找我,熟悉场地和规则。”

严刚接了支票,连看都没看直接踹进兜里,那张名片却特意瞅了瞅,除了一串电话号码P都没有。

严刚转身就走,他可不想和这些人磨叽,身后李亭一的声音传过来:“小兄弟,先祝你旗开得胜哦,赢了的话兴许有额外奖励哦。”
严刚想吐,奖励尼玛,老子不为这二百万才懒得理你,太恶心。

出了大门,远远望着张云朵的丰田霸道还在那里停着,显然那面也看见严刚走了出来,丰田霸道咆哮着冲了过来。
严刚上了车,张三贵着急问到:“哥,没事吧?”
“他能有什么事?不像被非礼的样子嘛。”张云朵这丫头又开始口无遮拦。
“你这死丫头,能不能有点正形了?!”于婷嗔到。

严刚说:“我当然没事,还得了一笔钱。”
“呀,多少钱啊大叔?是哪个富婆那么没品位竟然敢包养你。”张云朵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严刚有些崩溃,这丫头天生是自己克星啊!
不过这样也好,大家原本还因为担心有点紧张,这下到是显得轻松多了。

严刚把刚才的经过和大伙说明。张云朵到没怎么样,于婷和张三贵又紧张了:“哥,这打黑拳危险吧?!”
“你们放心吧,哥我是常胜将军,更胜常山赵子龙。”严刚打着哈哈,其实单纯论武力值,严刚确实有这个自信,连自己师父都承认,至少在武力方面自己这个徒弟早青出蓝而胜于蓝了。

“严哥,那这几天你有什么打算?”问这话的是于婷,她可不愿和那个疯丫头一样一起叫大叔。
“早就打算和三贵上趟他家,这样,三贵,我们明天就出发。”
“好的,哥。”三贵应着。
“大叔,你不要上银行检验下那支票是真的吗?”张云朵笑到。
严刚相信那支票是真的,但是有必要上银行去一趟,把支票变成银行卡携带、使用都方便。

从银行出来,严刚说到:“哥现在是有钱人了,今晚我请客。”
“好啊,好啊。”张云朵首先应到。
“这才几点,又吃饭啊?不如我们先逛逛街,顺便买点东西。”说这话的是于婷,其实她并不想买什么东西,是想为严刚买套像样的衣服。
严刚现在虽然兜里揣着一百多万,但是穿着上还是个民工样子。就这衣服还是从山上下来穿的呢,已经好几年了。印象中,严刚自己买过的衣服鞋子就没超过五次。师父出山给他买回来啥他就穿啥,外面流行什么款式,严刚从来不知道,也不在乎,没人看。

于是一行人直接奔服装商场,严刚为自己和张三贵各买了一套休闲服装,云朵和于婷抢着付款,严刚谁也没用,他不想沾任何人的便宜,何况此时兜里不是没钱。最后,于婷为严刚和张三贵每人买了一双耐克的休闲鞋,实在没法拒绝,便接受了。

俗话说“人靠衣裳马靠鞍”,严刚从换衣室出来,整个人气质一下子变了。
“哎呀呀,大叔其实还是蛮帅的嘛,看看这身材,看看这屁股……”伸手竟然想摸过去,严刚赶紧躲开,真是服了这丫头了。
张云朵在那咯咯咯的直笑。
“大叔,衣裳换了,你这胡子也不要留了。”

剪头,刮胡子,一套下来,竟然花了将近一百元,严刚心想,这生意也蛮赚钱嘛。
“哇,大叔秒变小鲜肉啊!”张云朵喊到,一副花痴的样子。
不止张云朵,于婷也不住暗自点头。严刚虽然长相不算很帅,但是耐看,眉眼中满是正气,让人感觉很亲近和安全。
张三贵也是头一次看见严刚刮过胡子后的样子,还别说,俺哥长得比我还帅。

街上的行人和车辆开始多了起来,下班时间,也好吃晚饭了。

关于 老辉

一介布衣 ,桀骜亦曾坦腹床西 ;不唯达官 ,卑微耻于仰人鼻息 ;似红袖添香, 有林妹妹来比翼 。但求真我, 与妻长歌东篱 。 老辉,冰峪沟网络营销第一人,冰峪沟口碑营销的缔造者。
此条目发表在 长篇原创小说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