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战胜的人注定经历孤独。

原创 2017-11-27 老辉 庄河老男孩

《战狼2》火了,五十多亿的票房创造了中国电影史的新纪录。类似题材的电影,李晨导演并主演的《空天猎》却远没法和《战狼2》相提并论。

不经常看电影视频,但《战狼2》火的不行,不看会觉得遗憾,之后被推荐看了《空天猎》。
《战狼2》的主角叫“冷锋”,《空天猎》中王千源扮演的教官叫“冷伟峰”。
嗯,其实这是完全不相关的两个人物,如果非要说有相同的地方:其一,主角都是军人;其二,名字中都有一个发音相同的“feng”字。

人如其名吗?当然未必啊。但是为了把人物形象塑造的更加丰满,名字肯定不是随便起的。
影视作品,文学作品等所有主角人物的名字,肯定有作者(导演、编剧)的深层想法。
无论是“锋”,还是“峰”,都是有“性格”的存在,它们都是更具有阳刚的属性,所以适合用作男人的名字,当然更适合用在军人身上。
汉字的每个词语,甚至每个字,都有其独有的属性,这就得说从象形文字演变过来的中国汉字太牛逼了。

你比如说“赵四”主演的电视剧《小五当官》,主角叫“王小五”,你要是把这名字换到《战狼2》或者《空天猎》中,毁了,似乎这军旅题材的大戏一下子就变得不严肃了。

再比如著名的古典名著《红楼梦》,贾宝玉、贾雨村、甄士隐等,曹雪芹把这些名字干脆用了谐音字,假的宝玉,假语村言,真事隐去……所以,我在读《红楼梦》时竟然感觉着“玄幻”的意味。我觉得曹雪芹不止是个伟大的文学家,甚至还是个颇有境界的修行者。

境界,嗯,其实今天就想围绕这个话题唠一唠,上面都是废话。

我想每个人都应该知道“独孤求败”这个名字,金庸小说中虽然没有把他作为主角,但毫无疑问,他是个有相当分量的人物,所以他才会在金庸的三部小说中都出现过。
作为“剑魔”的独孤求败注定是孤独的,不止是武力上没有对手的落寞,还有心境高远的清冷。
其实,我想说,无论是在武功,文学,甚至任何一门技艺、学问,你如果经历不了寂寞和孤独,注定你很难成为宗师级的人物。

“剑魔”是独孤求败的名号,我不确定是江湖人送给他的还是他自己起的,但他自己是认定“剑魔”这个称呼的。
为啥不叫“剑圣”、“剑仙”呢? 仙、圣从道家文化理解,多持中庸之道是不当争斗的。“魔”当然要争斗啊,否则便不是“魔”了。对手多敬畏“魔”,对仙、圣却敬而不畏。
独孤求败自己也说:纵横江湖三十馀载,杀尽仇寇,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抗手,无可奈何,惟隐居深谷,以雕为友。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可见他是好斗的,而且十足的狂傲。

杨过发现独孤求败的剑冢,并依次发现三把剑(其实是四把,丢弃了一把)。从凌厉刚猛,到刚柔并济,再到大巧不工的重剑,最后无剑胜有剑。这是独孤求败的修炼过程,也是他心境渐次提升的过程。此时,独孤求败才是真正的天下无敌了。而杨过用重剑也闯出响当当的名号,江湖上有数的绝顶高手之一,却只能永远屈居独孤求败之下。可以说,独孤求败之侧,早无可相提并论之人。

大巧不工,已是人生难得之境界,此时世间已罕逢敌手。无剑胜有剑,便已是超凡入圣之境了,天下谁敢撄其锋芒?!

人生是逃避不了争斗的,不说国家之间为寻求更多资源和发展空间展开的明争暗斗,也不说同一个社会体制内的互相倾轧,即便是如你我一样渺小的寻常百姓,能避免得了争斗吗?
争斗,是利己性的正常心理,名誉、地位、金钱、政治资本等,甚至很多只是虚名。你不争,属于你的就会被别人明里暗里的侵占。
所以,每个人都避免不了。既然避免不了,那就别把自己等同于“超凡入圣”的仙佛一样,拿出那种恶心人的高姿态,没劲。

争便当争,只是当遵循着一个理,世间的法理,人间的情理。没有情,你还不是仙佛,那你是个什么玩应?不讲理,只兜售所谓的情,那你也特么够弱智的了。

杨过一生练过很多武功,而让他达到武学顶峰是在得到独孤求败的重剑和自创
“黯然销魂掌”之后,走的皆是刚猛路数,内力雄浑,此时的技巧已变得下层境界了。

人生如此,真诚自然随性多好,何必玩那些“套路”?
文学(诗词)如此,不修“内功”,只执着那些形式何日能成气候?

杨过用七八十斤的重剑,剑势雄浑;阿青却擅长“越女剑”,剑走轻灵。一重一轻,不止是男女属性不同,更是因人而异。

老辉正直倔犟,但也真诚率性,优点和缺点都很突出,这是我的特有属性。言及文学,杂文、故事、小说可以写点;古典诗歌、现代诗歌也可写点,再广泛点说,喜欢传统文化,我觉得他们之间是不可能进行分割的。
具体在诗词方面,如果也用“境界”来做比喻,我倾其一生未必可以做到“大巧不工”,但我确定早已不会因为“看山是山”而“凌厉刚猛”。
而有的人,我基本可以确定,你这一生也只好永远停留在第一层境界了,因为太重形式,因为你缺乏真诚和坦荡。你更加不愿意寂寞孤独,追逐虚名的路上最终也只玩个一时的乐趣。

我甚至能体会到独孤求败的那份落寞,世人和他的差距是无法逾越的,分明距离着两个世界。世人只知道“独孤九剑”的威猛玄妙,却不知他付出了多少、忍受了多少,却又不知那九剑之后的寄托是什么。

当传统被忽视,文化便越来越没意思。当文化被贴上标签售卖,离真正的文化也渐行渐远了。

于是,我继续寂寞孤独着,看着你们进行虚伪和虚假的表演,看着你们装逼,看着你们装腔作势,看着你们秀优越感,看着你们兜售所谓的“正能量”,看着你们小清新的情怀持续泛滥,看着你们捧着满是酸臭的八股沾沾自喜……

关于 老辉

一介布衣 ,桀骜亦曾坦腹床西 ;不唯达官 ,卑微耻于仰人鼻息 ;似红袖添香, 有林妹妹来比翼 。但求真我, 与妻长歌东篱 。 老辉,冰峪沟网络营销第一人,冰峪沟口碑营销的缔造者。
此条目发表在 随笔杂谈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