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宝绪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原创 2017-11-24 老辉 庄河老男孩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过关于庄河王宝绪的传说。那时候对王宝绪这个名字没什么印象,只记得人们口中津津乐道的事儿——一步窜八陇地。
今年春天的时候,特意就王宝绪这人打听了两个上岁数的老人,根据他们的回忆和了解,我写了下面这些(记录)。
解放前,庄河先后有“强人”刘向阳、王宝旭声名远播。
“胡子”(土匪)不止打小鬼子,连八路也打。这是一群没有原则立场的“战士”,其中包括我的太爷。
太爷当初加入的是“清扫队”。我一直不太清楚这个“清扫队”是什么队伍,百度也没搞清楚。问了村里的老人,有说是“大团”,被国民党“招安”,但并不隶属任何部队,也不接受任何组织领导。谁都打,地主、豪绅也抢,但是基本不惹乎平民百姓。

刘向阳死于解放前,在共产党看,他的错误不可饶恕。
王宝旭在文革时才被抓捕,最终也枪毙了。
我的太爷更惨些,没这两个人的名气响亮,死后连尸体也没捞回来。

有人说刘向阳更历害些,玩双枪,比王宝旭“出道”早。
后来人津津乐道王宝旭的传奇故事,大个,说他一步能窜八垅地,枪法准。
老人说:这些人当初要是有人好好带着,没准都能出息个人物。
这话我信。没念几天书,没啥政治理念,奉行的是“保家”不卫国,多少带着男人的血性。

和父亲了解那个年代的故事,这是真实的历史。父亲说国共,有一句顺口溜:想中央,盼中央,中央来了更遭殃;想八路,望八路,八路来了扒靰鞡(当地念WUL0U)。
中央军说的是国民党,不杀人也不放火,只是连偷带抢,主要是好吃的,比如小鸡,就象电视中演的鬼子进村一样。
我不明白八路扒靰鞡是啥意思。父亲说:八路嫌冻脚,就把老百姓脚上的靰鞡鞋给扒下来穿自己脚上。
我诧异:不是说共产党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吗?
父亲:哪呀?倒是除了扒靰鞡其它什么也不动老百姓的。共产党还是比国民党得民心。

彼时,二舅偷摸跑去当了兵,国民党。后来听人说国民党不好(其实不止是听人说),兵当了一阵跑回老家了,成了逃兵。没敢在家长时间逗留,紧接着又跑了,后来就加入了共产党的队伍,再后来福大命大活了下来迎接新中国的建立。再后来文革期间因当国民党兵的经历而被批斗直至入牢。再后来文革结束,二舅被评反,之后就越来越牛了,直至师级领导干部。

有时会想,这或许就是冥冥之中的命运吧,要吃饭,要尊严,你能完全把握得住?

我也曾纳闷我的生父,文革期间竟然混成了红卫兵小将。想什么呢?
好在并没有害人、打人,但是有可能毁物了,真是罪过!

历史并不一定都来自书上的记载,对我来说,这些亲历者的讲述更能让我记忆深刻并反复思索求证。
以后我有可能把这些真实的故事整理记录下来。
但此时,我想说:人没有信仰是件很危险也很可怕的一件事。

直到最近,我才知道王宝绪而不是王宝旭。上面民间道听途说的情况究竟是不是事实呢?

可以确定的:
网上查找到的资料和《庄河县志》记载的完全一致,基本可以认定事实。民间传说王宝绪确实是打过小鬼子,也确实打共产党。
(《庄河县志》96版第17、18页以及1117页)

据网上资料介绍,《党史纵横》第三期载沈双斌口述,夏明福整理的《辽南剿匪记》一文称王宝绪被沈双斌和于永宽与1948年击毙,事实上王宝绪在1966年被判刑并处决。
民间传说和《庄河县志》的说法是一致的。

关于王宝绪应给与肯定的一面,即王宝绪在1932年1月和刘同先等八人在黄岭黑傻沟(我怀疑是不是应该叫“黑瞎子沟”)刘同先家结义成立抗日救国军(后改为抗日民众救国军第四十路军)。

1932年3月20日,东北军军官出身的王宝绪组织领导的抗日武装第四十路军独立团,在庄河花院、歪头砬子与日军遭遇,击毙日军20余人。

3月,抗日民众救国军首领刘同先、王宝绪率领所部1000余人,埋伏在黄岭姜家屯北山和西山,伏击了从青堆街出来扫荡的120多名日军守备队,打死日伪军7人,活捉6人,独立团阵亡3人。

4月4日,刘同先、王宝绪率领独立团600多人,在歪头砬子(今花院乡辖)与扫荡的100多名守备队遭遇,展开近战,毙伤日伪军20余人,缴获长枪20支,独立团阵亡20人。

4月7日,王宝绪的独立团,在双塔岭与日伪军交战,打死日伪军20多名,独立团200余人被俘。

到此为止,王宝绪打小鬼子的过程结束,这段经历是他人生中真正值得肯定的那部分。

1933年2月,王宝绪就投降了日军。
伪庄河自治执委会寇介卿对其游说拉拢,4月,伪庄河县警察局长苗建发对其部进行了收编。

《庄河县志》为什么说王宝绪投降了日军?众所周知,1932年到1945年的时间段是伪满时期,也就是说小鬼子扶植的傀儡政权,伪庄河县警察局长对王宝绪部进行收编,事实上可以理解成投降日军。

1932年1月起义,1932年4月7日与日军最后一战,到1933年2月,王宝绪的抗日时间满打满算一年多一点,事实上1932年4月7日那场战斗之后王宝绪就逐渐动摇了抗日信心。其后在他被正式被伪警察局长收编的近一年时间内,他已经不能算是一个抗日战士了。

1932年(民国21年)1月起义,3月和4月领导参加的抗日战斗有记录的次数为4次。
1933年到1945年之间,《庄河县志》没有关于王宝绪的记录,网上也没有相关介绍。

1945年日本投降,9月9日庄河县解放,王宝绪被选为县参议员,因为有之前的抗日经历,但是显然此时的王宝绪已经不准备转变了。
县领导让民兵送王宝绪到县里接受教育,他却半道逃跑了。

为什么要对王宝绪进行教育?这是因为期间已经有人关注到了王宝绪的心理活动,他早已不是那个坚定的抗日战士了,事实上很多因素影响,甚至决定一个人的价值观念。

1946年王宝绪投靠了国民党,被任命为保安大队第一中队长。
此后一阶段,王宝绪的行为就令人不齿了。

1946年11月,王宝绪率其中队在歇马山、旋城山与八路军两次作战,又配合国民党军队在当街铺作战,此次算“各为其主”。但其后王宝绪在弹压黑岛海域触礁沉船搬抢货物期间,怂恿部下奸淫掳掠,荼毒人民,这时的王宝绪已经彻头彻尾是个匪徒了。所以,从这点看,民间的传说并不完全是空穴来风。

1947年12月,王宝绪率部对庄河进行反扑,13日凌晨3时许,俘虏警卫连战士50余人,夺枪50余支及大批军用物质。
相继进行大搜捕,中央党政干部、区农会干部、斗争积极分子以及无辜群众60余人被投入监狱,并乘机抢掠财物、奸淫妇女、毒打群众,此时的庄河不恐慌才怪。
这时的王宝绪绝对是个魔鬼。

王宝绪犯下的罪行还有:
在庄河黄泥坑主持并枪杀7人,这7人包括共产党人以及群众,在此之前也有杀人,包括警卫连排长等人。
在后炮台截获运输粮食,物质军车、当场枪杀1人。
18日,在小孤山大堡子偷袭并打死4名战士,捉11人,夺取步枪10余支。
20日,在大营区乔屯,伤、俘各异人。

至此,王宝绪在庄河犯下的罪行结束。6月30日,王宝绪在高岭松树嘴屯被人民军击溃,王宝绪只率10余人逃到沈阳,竟然还在国民党混了个保安团参谋。

沈阳解放,王宝绪跑到黑龙江省密山县裴德公社东胜大队,花名“王永安”进行巫医活动。
巫医具体是个什么职业,我不得而知,只能说这王宝绪“玩应”还真不少。

从47年跑到沈阳,再从沈阳跑到黑龙江,到64年的第一次闻风潜逃,十几年间王宝绪是具体怎么生存的,不得而知。

65年农历8月王宝绪因被人举报被抓获,之后被押回庄河。1966年10月20日被判处死刑。

这就是王宝绪的颇有传奇色彩的一生。
民间一直流传他一步窜八陇地的说法,这件事没有得到准确证实,感觉王宝绪像个练家子一样的存在。我以为这还应该是天赋,只能理解说王宝绪身体素质好,而且可能是个大高个。
我推断是这个情况,王宝绪1881年出生,被执行死刑的时候是1966年,这时的王宝绪其实不折不扣是个老头了,虚岁计算是86岁。别说那个年代,现在社会活到86也算是高寿了。这就基本可以确定一点,王宝绪的身体素质绝对是过硬的。如果不被判决,他太有可能活得更久。

王宝绪抗日,打共产党、欺压百姓,显然不是唯一的,但他可能是最极端,性情最独特的,所以民间关于他的故事比较多。
王宝绪这人按照现在的社会模式来比照,应该和那种比较聪明有一定能力的地痞比较像。
21岁跳上戏台骂巡警扰民,这时的他是被“政府”眼中十足的刁民,但是老百姓却认定他刚正不阿,有勇气。
24岁闯江湖跑码头,贩毒、赌博、嫖妓,这不就是个典型的社会混混吗。
40岁之后,亏损二百多锭银子,说明他在经营上还是不太擅长,却也发现自己擅长交际。这和现在的混混也很像,未必有商业能力,但有组织能力。

另外,现在还清晰的一点是:民间流传的“清扫队”,应该是清剿队。
同时,我更加理解,无论是抗日还是国共内战都是非常复杂的斗争,大多数人并不具备崇高的政治觉悟,他们或者是为了吃口饱饭,要么是因势利导,总之,是利己的思想。
好人、坏人就是一念之间,王宝绪是这样,很多人也是这样。
人,如果能做出最正确的选择,似乎还需要——信仰。

关于 老辉

一介布衣 ,桀骜亦曾坦腹床西 ;不唯达官 ,卑微耻于仰人鼻息 ;似红袖添香, 有林妹妹来比翼 。但求真我, 与妻长歌东篱 。 老辉,冰峪沟网络营销第一人,冰峪沟口碑营销的缔造者。
此条目发表在 那年那月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