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240是一个数字,如果我告诉你这个数字意味着三个人的年龄,并且包含着图片中的这两人,你是否会稍感惊讶?

是的,在平均年龄80岁的农村、现在,正有两个人在干农活。他们是我的远方亲戚,大姑父已经85岁了,去年刚把大牲口卖掉。大嫂比较年轻,65岁。大姑最长,90岁了,对干活早已力不从心了,一般时候只待在家里。

大姑父家当年也算是个“大家庭”,老两口、小两口,外加两个孙子、孙女。大哥正当壮年时因病过世,于是这个家庭就少了一人。之后孙子考上大学,孙女出嫁,家里就剩下大姑父老两口和大嫂了。

这便是我邻居一家三口的“老年之家”。而类似这样的“老年之家”,大姑夫家在我们屯绝不是个例,甚至我家也类似状态。

我的父母也都是七十多的老人了,父母住的老宅在未来的N多年后在他们过世后将极有可能成为空宅。作为子女的我们都不会选择这个老宅,即便是和父母在同一个户口本的我也不会,我有我自己的家和我自己的生活方式。

农村人口的老龄化已经到来,如果放任这种状态继续下去,将来农村会出现无数的空宅。这不是我希望看到的,我想也不是国家愿意看到的,甚至我也不觉得这种社会形态是正常的。

年轻人不喜欢待在农村,似乎是一个正常的选择,干事业嘛,出去在大城市赚钱的机会总比在农村多。但这似乎不是年轻人放弃家乡(农村)的唯一选择,甚至也未必是最好的选择。出门在外一定赚的多吗?其实也未必,只是他们愿意选择这样的一个生存方式。这其中,必然有一些并不正确的价值观在引导或者鼓励,或者直白的说,回到农村摆弄地垄沟的都是没出息的。在这样一个价值导向下,年轻人既没有情怀的羁绊,也不会有兴趣的吸引,于是,不管飞出去能不能成为凤凰,至少是不想在家里成为土里刨食的“小鸡”。

很遗憾的是,出门在外的年轻人未必都能按照自己的意愿达成,无论在哪里,赚钱其实都不是件很容易的事。学历、技能、人脉等这些在农村并不十分突出的软实力在城里却是硬实力,除此,只有勤劳。然而,勤劳在农村其实也可以生存得很好。我想更多时候,不爱回家的年轻人并不完全是自己觉得好与不好,是亲戚朋友和乡邻觉得的好。我们中的很多老乡助长了这种情绪,在外面混的一定比待在家里的强。这是悲哀的“小农意识”在作祟,是真的小农意识。

我们舍弃了农村熟悉的山峦和土地,怀揣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和愿望,带着亲人的嘱托和期望,开始了“逃离”乡土的“城市之旅”。然而,面对几千、甚至上万的房价,有些人不得不阶段性的回家来求助。城里真的好吗?或者说做个城里人真的好吗?究竟是生活选择了我们必须这样做,还是我们必须选择这样一种生活?

你会觉得父母太落伍了,不会上网,连智能手机都不会用;你会觉得父母太不懂生活了,只知道干活、吃饭、睡觉;你会觉得父母太传统了,只知道固执的传续一成不变的生活,甚至道德……

的确,我们的父母不知道啥是时尚,啥是“潮”,可是他们经历过那些一日三餐都难以为继的艰苦日子,他们经历过那些混乱、动荡的社会带来的悲惨境遇,他们知道,不劳动只有挨饿,他们知道有子女需要抚育。多年的思维积累让他们害怕挨饿,爱怕受穷,害怕动荡,所以,安稳的平淡日子对他们就是一种最好的日子,子女健康就是他们最深切的期望。

他们固守着这片土地,他们热爱着这片土地,这里是他们的根,不然,他们能到哪里去?子女家?你们会给他们什么?除了吃饱和不至于挨饿受冻,还要帮你们带孩子。还是让他们留在农村吧,那里才是他们最适应、也是最喜欢的生活方式。

只是,别忘了,多回家看看。这是作为女子的责任和义务,甚至是——良知。

 

关于 老辉

一介布衣 ,桀骜亦曾坦腹床西 ;不唯达官 ,卑微耻于仰人鼻息 ;似红袖添香, 有林妹妹来比翼 。但求真我, 与妻长歌东篱 。 老辉,冰峪沟网络营销第一人,冰峪沟口碑营销的缔造者。
此条目发表在 流水日记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