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鸡片段

        二十多只鸡分别装在四条袋子里,袋口是扎上的,比较方便的处理方法就是一个袋子执行一遍死刑。老娘是刀手,父亲是监军,我是场下小卒。鲜血一次次溢出,公鸡在雪地上挣扎着画出生命中最后的红色。
      父亲嫌老娘手法不够利索,自告奋勇换下老娘。一刀见红,随即把公鸡丢在雪地上。意外的是这只公鸡并没有像其他公鸡那样挣扎跳跃。它趴在雪地上瞪着死不瞑目的眼珠子喘着粗气,再稍后,这只公鸡竟然站了起来,鲜血就那样从脖子上鲜亮的羽毛滴答滴答的流着,壮烈激昂,昂首阔步。 我无可抑制的大笑,没心没肺。
      大锅的水开了一遍又一遍,老娘在满屋的水汽中发着牢骚:杀了一夏天的鸡,冬天还杀、、、、、、我掏出一百元钱很“大方”的放到灶台:妈,你的辛苦费。
       晚饭后,所有的公鸡都被脱的赤条条等待着“解剖”,这活只有老娘自己能干得了。工作进展接近一大半的时候,老娘的手被刀割了,有点心疼,好在刀口不大。老娘说:辉,等我将来老的时候你给我戴副手套。我问为啥,老娘说:杀鸡有罪,带上手套免得以后受苦。我说:那不该你事,该找买鸡吃鸡的人。

关于 老辉

一介布衣 ,桀骜亦曾坦腹床西 ;不唯达官 ,卑微耻于仰人鼻息 ;似红袖添香, 有林妹妹来比翼 。但求真我, 与妻长歌东篱 。 老辉,冰峪沟网络营销第一人,冰峪沟口碑营销的缔造者。
此条目发表在 文字心情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