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研究”

人物:张三及其女友王丫  地点:学校外合租房 时间:晚饭后

身份:大学生 疑问处:同居而未有亲密接触
张三:那个…..丫,和你商量个事…..有事和你研究一下。

王丫:什么事儿?到底是商量还是研究?

张:先商量后研究。

王:商量和研究有何区别?

张:…..

王:你说你这智商怎么考上大学的?

张: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还是我女朋友呢!

王:….. 短暂沉默 王:说吧,到底商量什么?

张[语音快速的]:我想和你商量研究下你的身体结构。

王[嗔怒]:……你丫的,打什么鬼主意!你可是学文的,本小姐的身体结构和你有什么关系?

张:老师说我的文章缺乏生活不够真实,让我多体验下生活.

王:你写的什么文章? 张:论夫娼妇随。

王:凭什么让你研究?没好处我可不干啊!

张:咱俩将来不是还得研究吗?提早研究会研究得更透彻。那赶明个我给你买根哈根达斯。 王[略带羞涩]:那……你研究吧。 张三没动。

王:你赶紧的呀,给你五分钟。

张:喔….. 王:还有四分钟! 张[焦急的]:怎么做?

王:哎呀!你个笨蛋!

第一步,把灯关了。第二步,上床。第三步,脱衣服。 张三关了灯,摸摸搜搜地挪到床边。脱鞋,脱袜子,之后外衣内衣,终于张三成了一根光溜溜的哈根达斯,掀起被子向王丫靠了过去。 王丫大叫:停,时间到!

毫无疑问,这是个非常荒诞的故事[更似个情景剧]。 抛开荒诞的本身,暂且认为它“合理的存在”,这样的话,如果你读完了以上的文字,你会发现我在这里使用最多的一个词语–研究。 研究的前提是你情我愿,研究的过程是黑暗进行时,研究的结果是赤裸裸的[交易]。 [可惜在这里我没让他继续发生下去,是我的罪过。哈哈哈] 我讲的似乎是个笑话,但我实在无心去编一个没有营养的笑话博取一段或真或假的笑声。那么请你继续往下阅读。 我想说,中国的汉字真tm的伟大。一个‘研究’两字竟可以包含着诸多的连汉语大词典也解释不了的含义。‘研究’被无限的引申,并在这块土地上的角角落落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和手法验证着。 大厦内西装革履的精英们在研究,道具可能是美女,钞票….. 办公楼里喝水看报的公仆们在研究,道具可能是名烟,名酒….. 生产队的小队长在研究,道具可能是寡妇的那个大白屁股….. …… 一个个精明了得的人,不断地研究着,把一些软弱或者无奈的人研究得滴溜转,或者一些人滴溜转着主动让人去研究一下。国民生产总值没有研究上去,一些人轻松致富,且好无愧色的以贵族自居。同时的,一些人的人生成本被无情地沉没了下去。 针砭时弊,抨击黑暗,批判现实未必是知识分子的责任,当然更不可能是我的责任。我就一无聊之时喜欢用文字作消遣的闲人,偶尔随便扯扯。 [拍砖鼓掌尽请随意。但确实无法提供解释,还请各位吧友读者见谅。同时,也不在这里和任何人做任何形式的讨论。把这些字码上去之后,我就变成了一观众。以后可能还会持续更新,但时间题材形式内容等不一定固定。]

2010年 -08-06  随笔   2013年3月18日重新整理   老辉

 

关于 老辉

一介布衣 ,桀骜亦曾坦腹床西 ;不唯达官 ,卑微耻于仰人鼻息 ;似红袖添香, 有林妹妹来比翼 。但求真我, 与妻长歌东篱 。 老辉,冰峪沟网络营销第一人,冰峪沟口碑营销的缔造者。
此条目发表在 随笔杂谈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